張偉和李麗的故事   人妻小说 

由于停電,我今天下班比較早。



我叫張偉。



我在一家名叫XL-制造的機器制造工廠?做車工,薪水還不錯,就是工作

又髒又累,有些還得加班到很晚才能下班回家。



今天是周五,我上午11點左右就離開工廠了,平時我最少得到下午5點才

能回家的。



我知道我妻子李麗會很高興看到我提前回家的,因爲我打算帶她去凱悅飯店

吃午飯,然後,按照我的想象,她得回報我點什麽。



快到家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幸福的回憶。



我和李麗結婚已經20年了,她嫁給我的時候才19歲,我也隻有21歲。



是啊,那時我們都還不太成熟,但我們還是急切地希望結婚,不像別人那樣

隻談戀愛不結婚。



在我家門口的車道上停著一輛車,是一輛雪佛蘭·英帕拉,我不知道那是誰

的車。



看來李麗有客人,但她在我們吃早飯的時候卻沒有提起過。



早餐時間總是我們交流最多的時候,無論生活和工作有多麽忙碌,我們總會

在早餐時間談到很多事情。



既然她在吃早飯的時候沒有跟我提起這個客人,那一定是個不期而至的臨時

造訪者。



我得看看這個客人是誰,怎麽不提前打招呼就來了呢。



客廳?沒有人,我穿過客廳走向臥室。



我們臥室的門從來不關,我看到的場景讓我幾乎昏過去了,我妻子正被一個

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男人猛烈地奸淫著。



李麗的雙腿被那家夥架在肩膀上,粗大的陰莖插在她濕潤的肉穴?,光裸的

屁股前後快速聳動著,兩個人肉體的碰撞聲在屋子?回蕩著。



突然,他們發現我站在門口,李麗尖聲叫了起來:「張偉!」



沒說一個字,我轉身走出了臥室。



開著車來到我非常喜歡的一家酒吧,我需要借酒澆愁啊。



兩個小時以後,李麗終于在酒吧?找到了我。



她走到我的身後,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我嚇了一跳,叫了起來:「上帝啊!」



「真抱歉,打擾你了。」



她說道:「我們能談談嗎?」



我轉過身,氣得通紅的眼睛看著她,我的臉已經有些浮腫了。



看到我的那個樣子,她意識到她碰到大麻煩了,看來再說什麽借口也不管用

了。



「肏你!」



我說道,帶著諷刺意味。



「張偉,我非常抱歉讓你看到了那樣的事情。但是,坦率地說,那並不是我

們夫妻的世界末日。我和他隻是性交關系,沒有愛情,不會長期糾纏,也沒有任

何承諾,除了做愛,再無其他瓜葛。」



李麗跟我說道。



站在10英尺以外的酒保一直在偷聽我們的談話,但卻裝做什麽也沒聽見。



「如果你不知道這件事,也就不會感覺受到了傷害。我從來也不會向你隱瞞

什麽,張偉,我永遠都不會那麽做。那隻是性交而已,因爲我希望得到比你給我

的更多的性高潮。我需要更多,就是這樣。」



「那你他媽的幹嗎還跑到這?來?快滾吧!讓我一個人待會兒。」



我說道,「你來之前,我一個人待著挺好的。你快離開吧,讓我一個人待著

。快他媽離開我!」



「張偉,快醒醒!你喝醉了,不要說這麽可怕的話,拜托!」



看來她現在真的很擔心我,我有點得意了。



但是她還遠沒有達到讓我能夠原諒的程度。



「我不會爲了那個男人離開你,也不會爲了任何男人離開你,你永遠都是我

的男人。」



她說道,努力安慰著我:「我愛你,張偉,我會永遠愛你。但是我也需要你

明白我到這?來找你的目的。我會像以前那樣對你好,甚至比以前更好,但我也

需要有自己的一點點小事情,好嗎?」



我驚呆了。



我感覺非常受傷,也很想發瘋!我不知道該怎麽發洩,也不知道該做什麽,

所以隻是呆呆地看著她,然後說道:「你問我『好嗎?』你他媽瘋了嗎?不,我

不好!我受到了傷害,充滿了仇恨!我不知道該怎麽把我的心情表達得更清楚一

些。」



「張偉,我剛才已經說了對不起了。我的確、的確沒有想讓你看到那樣的場

景。上帝啊,那樣對你還說的確太殘酷了一些。我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的粗心。

張偉,我求你了,跟我回家吧,求你了!現在,我要把你帶回家,幫助你忘掉剛

才看到的事情。你會看到一切都很美好。來吧,把一切都交給我處理吧。」



她似乎說服了我,我也不再想和她爭辯。



我的頭腦、甚至靈魂都在無目的地遊蕩著,我想不明白怎麽會發生那樣的事

情。



我得好好想想。



「把一切都交給你處理?我還會信任你嗎?我不這麽認爲。」



我說道。



我感覺自己的一切都被她給毀了。



她給我戴上了綠帽子,卻希望我喜歡她給我這樣的安排,至少希望我接受現

實。



而且,就像她剛才所說,她還會繼續和別人做愛的。



我們夫妻有一個女兒,已經長大,現在和她丈夫及5個月大的孩子生活在東

海岸。



我非常擔心我們夫妻之間發生的問題會影響到她,我怎麽能讓女兒知道我現

在是個綠帽老公呢?不!讓我的女兒珍妮知道這樣屈辱的事情實在超出了我所能

容忍的範圍。



我感覺非常迷茫、害怕、憤怒和悲傷,和我共同生活了20年的妻子已經不

愛我了。



她說她愛我,但是其實她並不愛。



她能跟別的男人上床,而且用那種口氣跟我說那些事情,就說明她已經不愛

我了。



她出去和別的男人約會,卻讓我像小孩子一樣乖乖地在家?等著,世界上哪

有這樣的女人?我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我怎麽也想不明白,我怎麽就沒有事先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現在想起來,以前還是有一些蛛絲馬迹的。



我決定立刻給我的女兒珍妮打電話,我不能讓她媽媽先把這事告訴她,誰知

道她會怎麽對女兒說呢。



珍妮必須明白,她的老爸並不是一個軟弱、好欺負的家夥。



我心?已經很清楚,我們的婚姻算是完了,我妻子早晚也得明白這一點。



我還不能確定是否應該立刻從家?搬出去,這種方式往往是表示我們的婚姻

已經不可救藥了。



但是,即使出現什麽奇迹讓我們的婚姻可以繼續下去,我深受創傷的心靈也

很難沒有烙印的。



我已經決定,我再也不會和她做愛了。



她說我從來就沒有滿足過她,那麽她跟我做愛就是爲了盡做妻子的義務,讓

我得到一些安慰,我再也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我不知道是怎麽回到家?的,我不記得是我開的車。



她跟我說第二天再去取我的車。



回到家後,我艱難地爬上樓,感覺那個曾經充滿快樂的臥室現在就像個行刑

室。



「來吧,寶貝,讓媽媽弄得你舒服一點。」



她說道。



我看著她,仿佛看著一個瘋子。



「張偉?你還好嗎,寶貝?」



我感覺胃?非常不舒服:「不,我不好,李麗。」



我輕聲說道:「我……我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受到了傷害。是我傷害了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麽告訴

我痛苦的心情。我會彌補你的,就在現在,我的老公。我會好好爲你服務的,親

愛的。我向你保證。」



她笑著說道,似乎感覺到她能控制局勢。



我能感覺到她的想法,也能看出來。



但是,她錯了。



「李麗,就在半個小時前,你還說過,我從來就沒有滿足過你,你說的是真

的嗎?」



我問道。



「張偉,我是說過,但那是欠考慮的說法。你當然能讓我滿足。那隻是我需

要……」



「『你需要的比我給你的更多』,這是你要說的話吧?也就是說我不能滿足

你喽?」



「嗯……」



「李麗,我不會接受你僅僅是因爲盡妻子義務而和我做愛的,我需要真正的

愛情和激情。今後,我不會再爲自己的性欲而打擾你了,不會再和你有不能滿足

你需求的性愛了。」



我說道。



我是不是瘋了?我已經毀掉了我和她之間聯系的橋梁。



我告訴她我們之間的性生活已經完了,我不希望再和她有這樣的關系。



但是,離婚,我真的要和她離婚嗎?我爲什麽不能確定這個問題呢?她既然

這麽看輕我,那我怎麽能跟這樣的女人繼續生活下去呢?「張偉,我們當然還要

有性生活。而且,我們的性生活並不是因爲什麽憐憫之類的原因。我真的很愛你

,我不愛任何其他男人,包括陳飛,他也明白這一點。你必須相信我。」



李麗說道:「來吧,我們上樓去,去臥室?,讓我向你證明我有多愛你。你

會明白那絕對不是什麽盡義務的性愛,那是我們最激情最快樂的性愛。」



「不。」



我說道。



「張偉……」



「我說了,不,李麗,我說的是不,永遠不可能了。我還有自己的一點自尊

吧,李麗。我再不想做你情人開玩笑的把柄,讓那個被你帶上我們床上的混蛋嘲

笑我得到的隻你憐憫的性愛!」



說著,我提高了嗓音:「從現在開始,我就睡在我們女兒的房間?了。」



「明天就是周六了,我得好好想想,做出自己的決定。在過去和你生活的這

麽多年?,我愛你超過愛自己的生命。我覺得你也能感覺得到。現在,我覺得我

隻做對了一半。」



我說道:「我懷疑,你和你的情人現在對我隻有蔑視。總有一天,我要讓他

付出代價的。你記住我的話把,李麗。等哪一天我找他算帳的時候你最好離遠點

。我保證早晚會收拾他的。」



「張偉,陳飛是個很好的人。他和我隻是身體上相互需要而已,我們之間並

沒有感情,沒有愛情。我一直在跟你強調這一點,你怎麽就不明白呢!他隻是需

要我的身體,僅此而已!」



我真的不敢相信她說的話,結婚這麽多年,她可不是個愚蠢的女人。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她真的那麽愚蠢的話,她怎麽可能隱瞞我她偷情的事情

呢?那麽,就是我自己是個傻瓜了?是啊,我覺得我的確比她傻。



她想抓著我的胳膊把我拽上樓,但我甩開了她,轉身徑直朝後院走去。



路過廚房的時候,我從冰箱?拿了罐啤酒:「肏你!」



我罵了一句。



李麗似乎有點害怕,我想我的表情也的確夠可怕的。



她不再糾纏我,也不在解釋她的事情,但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可是我是背朝著她往外走,沒有看到她傷心的樣子。



發現李麗奸情的那個晚上,我家的房子?像死一樣寂靜。



到了早上,當陽光照進我女兒房間的時候,我才從似睡非睡的狀態中徹底清

醒過來。



前幾天李麗就把女兒房間的窗簾取下來準備洗了,可是這麽多天了她還是沒

有洗。



刺眼的陽光讓我無法再睡下去,隻好起了床。



這時才6點5分。



李麗仍然沈睡著。



我很高興,這樣就沒人來打擾我了。



這麽早起來幹點什麽呢?還是先把院子收拾一下吧。



雖然天氣很熱,但我需要用汗水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需要用繁重而機械的

體力活趕跑我心中的煩惱。



同時,我也需要時間思考規劃自己今後的生活。



當我坐在餐桌邊喝第二杯咖啡的時候,李麗從樓上的臥室出來,走下樓梯,

朝我走過來:「張偉?」



「嗯,李麗,我騙不了你,我就是這樣,是個怯懦的丈夫。」



我說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緩一些。



「張偉,別說了。你並不怯懦,不論是對我還是對其他任何人,你都不是個

怯懦的人。張偉,你還好吧,我有點害怕。」



李麗說道。



「你覺得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嗎?」



我說道:「你從你說的那個好家夥陳飛那?得到了你需要的東西。從我看來

,你沒有什麽可以失去的。我和你在一起,你也可以有情人,我不和你在一起,

你也可以有情人。對嗎?」



「張偉,不是這樣的。」



她說道:「完全不是這樣的。」



「哦?那是什麽樣的呢?我說錯什麽了嗎?你會放棄他嗎?還會去找其他男

人嗎?我說錯了嗎?」



「張偉,你沒明白我的……」



「行了,我還要去收拾院子呢,你願意幹什麽就幹什麽吧。」



說完,我站起來,端著我的背子朝院子?走去。



對我來說,周六周日都隻是個符號,已經沒有任何溫情的感覺了。



她待在家?,我也待在家?,吃飯的時候我們也不說話。



我給老闆打了個電話,請了一周的假,但我並沒有告訴我老婆這個不要臉的

婊子。



我知道我已經無法集中精力工作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麽度過今後的日子了。



現在唯一讓我高興的事情是,現在院子已經收拾得很漂亮了。



到了發現妻子奸情的第三天,也就是周一,我感覺心情更糟糕了。



我繼續在院子?幹活,天氣好熱啊,幹了一會兒我就口幹舌燥,不得不躲在

門廊?休息。



就在我一邊喝著啤酒一邊休息的時候,我聽到了電話鈴聲,然後就聽到我妻

子在廚房?接了電話。



「喂……哦……不,我不能跟你聊了……不,我們先別這麽熱乎了……不,

不,我是說……他很傷心……真的非常非常傷心,我不能在這個時候再跑去和你

做愛……不,你先自己照顧自己吧……自慰吧……不,我不知道……要等待多長

時間……但是,他……你聽著,他下周才去上班呢……對,對,也許到那時……

隻是也許啊……我可不想失去這個家庭,所以你別這樣逼我,你別多想……是他

在養活我,是你讓我得到最大的性快樂……當然是生活最重要啊……」



我呆呆地站在那?。



挂斷電話後,她從廚房的窗口看到了站在門廊?的我,一下用手捂住了嘴,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滿身塵土,一身臭汗,滿心憤怒。



我跑到樓上,收拾著我的行李。



等我跑下樓後,李麗跑過來攔住了我。



「張偉!你幹嗎啊?」



李麗氣喘籲籲地說道。



我轉過身,對她咆哮道:「叫你那個大雞巴的混蛋和你一起生活吧!」



在我將行李裝到我的小皮卡上的時候,李麗一直跟我叨唠著,試圖勸說我別

走,但我根本不聽她說什麽,隻是一個勁兒讓她別煩我。



最後,當我開車駛出我家門口車道的時候,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淚。



哼!那是貪婪的眼淚,絕不是悲傷的淚水。



我才不會被她所迷惑呢!來到我經常光顧的酒吧斯康德瑞爾,正好碰到我的

一個朋友。



「嗨,張偉,近來怎麽樣啊?今天怎麽沒上班?今天可是周一啊。」



他說著,拍拍我的後背。



「不上班,我請假了。碰到些麻煩。」



我說道。



我的朋友叫張盛,是這家酒吧的老闆,他跟我坐在酒吧?一直聊到晚上,我

們一起大概喝了有一百杯酒。



最後,他爲我斟上最後一杯酒,說道:「張偉,最後一杯了啊。你也別想那

麽多了,女人就是這樣。我之所以愛我的狗,就是因爲我知道它一定對我是忠誠

的,但女人就不是這樣了。」



「是啊,我覺得你說得對。」



我說著,已經半醉了。



「你說說,女人和狗,哪個更愛你?」



「什麽?」



「你還不想承認嗎?看看你的卡車,看看你在這個酷熱的天氣?都遭遇了什

麽就知道答案了。」



張盛說道。



「好吧,好吧,那你說說該怎麽辦?」



「哈哈,你是我的好朋友,我當然要好好照顧你啊。」



我們都有些醉了,時間已經到了淩晨2點20分,雖然已經醉了,但我情緒

卻很亢奮。



「想找點樂子嗎?」



張盛說道。



這時他的酒吧已經打烊了,他走過去關大門。



「什麽?已經淩晨2點了啊。」



我說著,腳步有些踉跄地跟在他身後。



「我認識幾個女人,她們後半夜也做生意呢。我想得給你找點快樂的事情來

撫慰你受傷的心靈。」



說著,張盛開始撥電話。



「哦,我肏,管他呢!走,我們就去找她們。得花多少錢啊?」



我問道。



「別擔心,今天我請你。下次你再回請我好了。」



「那好,就這樣定了。」



我回答道。



半個小時以後,門鈴響了起來,張盛跑去開門。



我依然坐在桌子旁邊,在喝著我的第三杯咖啡。



聽見門口有幾個人的說話聲,接著就看見有兩個妓女和張盛一起走了進來。



那個個子高一點的妓女看到我,臉上充滿了憐憫的表情,對我說道:「你好

啊,先生,我叫凱麗。」



「你好,我叫張偉。」



這女人好漂亮啊,雖然並不年輕了,但依然非常美。



她身材苗條、高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



黑色的頭發,橄榄色的皮膚,也許是意大利裔的女人。



另一個女人顯然是張盛的相好,是個金發碧眼的女人,稍有些胖,但非常性

感,乳房和屁股都很豐滿,無疑是個非常吸引男人的女人。



幾個人相互寒暄了幾句後,張盛就把我們帶到酒吧後面的一間臥室?,宣布

說,今天晚上我們要過通宵,明天的早餐時間是上午9點。



說完,他就大笑起來,每個人都跟著大笑著,也包括我。



這時,我已經不再考慮李麗的事情,因爲我已經完全被凱麗吸引住了。



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我更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新認識的女人身上。



凱麗吸吮著我的陰莖,騎在我身上拼命地聳動著,用她性感妖娆的肉體刺激

著我的神經。



盡管我已經幾乎酩酊大醉了,但還是在她的刺激下得到了特別舒服的享受。



在和她做愛的過程中,我呻吟著、大笑著、吼叫著,徹底背叛了我那個不忠

的混蛋妻子,把我的滿腔仇恨全部彙成洶湧的精液射進凱麗的陰道?。



完事後,我枕著這個漂亮女人的乳房,讓她的柔情和性感的身體撫慰著我痛

苦的心靈。



在我的生命曆程中,這樣的夜晚是陌生的,這樣的性交也是從未有過的。



這樣夜晚將徹底改變我的生活,但我當時並不知道。



如上所述,跟張盛和那兩個妓女狂歡淫亂的那個晚上改變了我的觀念和生活

,問題是我並沒有意識到那個夜晚將怎麽改變我。



凱麗這個突然和我有了性關系的女人,是那麽可愛、性感、迷人,但我和她

能有什麽結果呢?我還是個婚姻中的男人啊,我將怎麽面對那個仍然是我妻子的

女人呢?和她離婚嗎?當然有這樣的可能,完全有這樣的可能。



也許不離婚?但我怎麽能容忍她和別的男人保持性關系呢?但是,張盛勸說

我還是回家去,去監視她和那個男人的無恥行經,而他和他的朋友將想辦法幫我

教訓那一對狗男女。



于是,我打算留心觀察我妻子和她情人的動向,並在家?的電話機上安裝了

竊聽器。



在跟張盛和那兩個女人一起玩了兩天兩夜後,我終于在周三的晚上重新回到

了家?。



我那不忠的妻子似乎很高興我重新回到了家?。



她站在門口迎接我,她知道我要回來,因爲我事先給她打了電話。



「上帝啊!你終于回來了啊,張偉。你不會再走了吧?告訴我啊。」



我能看出來,她的身體在發抖,她真的很激動。



事實上,她肯定是害怕了,她害怕我離開她。



「我不在家的時候你是不是一直在和他肏屄啊?」



我說道。



「張偉,你別胡說!我一直在等你,一直盼望、祈禱你快點回來。」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相信她,但我應該是相信了她,因爲她一定很害怕我不

再給她機會,所以這幾天不敢跟那個混蛋聯系了吧。



她受到了傷害,我想她一定非常擔心我們的婚姻。



但是,我也受到了傷害,我的傷心她能理解嗎?她過來擁抱了我,我沒有拒

絕她,但她沒有親吻我。



我想她至少應該知道我沒那麽好糊弄。



「我還不知道在不在家住,李麗,我還沒決定呢。我回到家,就是想看看是

否還有什麽機會能否挽救我們的婚姻。」



我說道:「但是,我也告訴你啊,如果再讓我發現你繼續給我戴綠帽子,那

我們就徹底完了,連朋友也沒得做。我已經請了一周的假,今天是周三,我還有

幾天要待在家?呢。」



其實,我說「還沒決定」



那隻是個謊言,而且我也並不害怕告訴她我真實的想法,我沒有直接說出來

,隻是覺得她和他那個混蛋情人傷害我那麽大,我也要讓他們覺得不舒服。



而且,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說,從她的態度我完全看得出,她和她的情人肯定

還有聯系。



但是,管他呢,現在我也想跟他們鬥鬥,畢竟我也有了自己的支持者。



盡管李麗不願意,我還是繼續住在我女兒珍妮以前住的房間?。



李麗還是想用她的溫情和美麗來打動我,而且她幾乎就成功了。



說實在的,盡管到了這個年齡,她仍然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當年我第一次

見到她就被她迷住了,現在我依然很迷戀她。



時光在平靜中度過,已經到了周五的下午,這時正好我一個人在家,有機會

在電話上做手腳。



我鼓搗了半天,終于裝好了竊聽器。



現在,不管她跟誰通話,不管她和別人有什麽打算,我都能在她不知道的情

況下得到情報。



當然,不是我直接得到,而是通過張盛的朋友亨利,是他給我提供的設備,

並通過他才能知道我妻子通話的具體內容。



周一,我去上班,整整忙了一天。



但我非常想知道那個竊聽器錄下了什麽情況。



問了亨利後得知,除了一些正常的來電外,還沒有發現有什麽異樣。



亨利叫我安裝的那個小設備效果很不錯,他是專門學電子通訊的,曾經在當

地的電信公司工作過。



回到家,李麗和我重新開始說話,但也隻是些雞毛蒜皮的家務事,我覺得自

己也沒必要非得裝B不可,但我們之間的情感顯然已經非常疏遠了。



在後來的幾個星期?,我們甚至還有過兩次性生活,盡管打破了我自己不再

跟她有任何接觸的誓言,但也沒什麽好抱怨的。



那兩次性生活事先也沒有什麽心理準備,完全是偶然而爲之的,而且都是李

麗主動的。



但我的確也是個性欲非常旺盛的家夥,或者說我的意志比較脆弱,管他呢!

這天,我們坐在餐桌邊吃飯,她開口說道:「喂,張偉?」



「什麽事?李麗。」



「張偉,你從上次跑出去後,回來已經一個多月了,可是我們一直都沒有好

好聊過。現在能聊聊嗎?你願意嗎?」



在我離家的那段時間?,也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回來以後,也一直和那個

叫凱麗的妓女保持著聯系。



我和凱麗的關系已經相當融洽,雖然在那次跟張盛一起和那兩個妓女瘋狂做

愛後我和凱麗再也沒有發生過性關系,但仍然見過幾次面,在一起吃過飯,她給

了我不少心靈上的安慰。



我不以爲然地回答道:「其實我們已經聊過一些了,李麗。我知道,在過去

幾周?,我們的關系有點緊張,所以現在聊聊也不錯。」



但是,我們倆在餐桌前相對而坐,眼睛都看著面前的茶杯,都不說話。



可怕的沈默。



「說啊,李麗,你先說吧。」



「張偉,首先,我想再次爲我所做的事情向你表示歉意。」



她說道:「我的行爲是不道德和不可原諒的,包括我說過的話。但是,我還

想請求你的原諒,即使現在你不願意,也希望你將來能原諒我。」



「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李麗。可是,我怎麽知道你以後是否還會和他後者

別的男人做愛呢?我是說,如果以後我還是不能讓你得到性滿足的話,那你怎麽

和我平靜地生活在一起呢?你怎麽解釋那天你跟那個男人在電話?說的話?你跟

他說我隻是你的飯票而已。」



「哎呀,我的上帝啊,不是這樣的,張偉。我不知道我爲什麽那麽說。噢,

等等,我也許知道爲什麽那麽說。我那樣說的意思是,你是在這個世界上能夠照

顧我的男人,是你讓我有安全感,是你給我提供衣服和食物,所以,我跟他說你

是我的飯票。但這些還不是我們婚姻的全部,張偉,你對我來說,對我們的家庭

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是最寶貴的。」



「那他呢?那個男人對你是什麽呢?」



「什麽都不是啊,張偉。以前他對我沒意義,現在對我也沒意義,我知道你

一定會明白這一點的。」



「可是,那天在電話?,你都跟他約好了再次做愛的時間了呢。你現在說你

不會去找他了嗎?」



「對啊,我就是想告訴你,我的丈夫,再也不會了,永遠都不會了!」



「那麽,如果我決定原諒你、忘記那件事的話,以後就再也不會發現你和他

或者別的男人發生任何不軌事情了嗎?」



「是的,再也不會了。」



她說話的聲音非常大,震得我差點從椅子上摔到地闆上。



她看我尴尬的樣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我說了不會,絕對不會,永遠

不會,我永遠也不會背叛你的,張偉。」



我聽著,思考著。



是的,我明白,有些男人大概不理解我爲什麽這麽痛苦,那是因爲他們不像

我這樣愛之深,痛之切。



我的需要、我的情感、我的夢想都迷失在我如大海般波濤洶湧的淚水中。



我的心被妻子的出軌行爲撕扯成了碎片,但我不需要憐憫。



我在想,我應該再給她一次機會。



我伸出了手,她握住它。



我把她朝我跟前拉,她跪在了我的身前。



我雙手捧住她的臉。



「李麗,我很想相信你,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否相信你,我也不

知道我能否原諒你,至少在現在還不知道。也不知道能否滿足你……另外,我對

自己能否學會繼續信任你而感到失望。但是從我自身來說,我還是愛著你的。盡

管現在發生了這麽多痛苦的事情,但我對你的感情卻沒有改變過。我想再做些努

力。」



我說道,感覺愛的情意重新回到了我的心?,但我身體仍然在害怕和惶惑中

瑟瑟發抖。



「噢,我的上帝啊!」



李麗尖叫了一聲,大笑著撲進我的懷?。



我們親吻著緊緊擁抱在一起,一時間似乎所有的不快都煙消雲散了。



我們重新找回了愛情,至少我是這麽認爲的。



過了一會兒,我放開了她,因爲我還有些話要說:「李麗,我還需要多說一

句話,而你要相信我,你真的要相信我,李麗,李麗,如果我說錯了,如果你背

叛了我……」



我停下來,盯著她的眼睛:「我告訴你吧,即使世界上最高的山峰都沒有我

的複仇的怒火高。你聽見了嗎,李麗?我說清楚了嗎?你相信我嗎?我再也不願

意受到像這次這樣的傷害了,你知道嗎?」



「是的,我親愛的,我明白。」



她說道。



我知道,這個時候她的回答一定是發自內心的,但我不知道她以後在別的時

間、別的地方又會抵禦不住別人的誘惑。



我心?存有疑慮,雖然充滿希望,但還是心存疑慮。



第二天,我去找了張盛和亨利,我要他們暫時停止監視李麗,如果李麗不再

和那個男人聯系的話。



但我讓他們繼續尋找那個男人的各種信息,我想找個機會好好收拾一下那個

家夥。



「亨利,能找到所需要的東西嗎?」



我看著他問道。



「那家夥確實是你的眼中釘肉中刺,是嗎?」



他說道:「我當然能找到你所需要的東西。即使他膽敢在人行道上吐口痰,

我都會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的,他做了任何壞事都逃不過我的眼睛的。」



「雷得,雖然不該這麽說,但我還是要說。」



張盛說道:「李麗不是個輕易可以相信的女人,記住這一點,別再被她玩了。」



我看著他,一口喝光了杯子?的酒:「我明白,張盛。但我不知道下一步該

怎麽做。如果她不再有什麽出軌行爲,我會原諒她的。但是,如果她再背叛我的

話,我不會放過她的。」



我們三人端起酒杯,像即將出征的戰士一樣以酒祭劍,準備大幹一場。



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生活過得相當順心。



我上班,回家,做愛,擔負著做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說起來,還是在家?生活比較舒服、安逸和幸福,也許更多的是寬慰吧。



同時,我仍然和凱麗保持著聯系,我很依賴她,她卻沒有向我提出過任何要

求。



凱麗絕對是個善解人意、頭腦聰明的女人。



周一的下午,我接到了張盛的電話,然後就去見了他和亨利。



「我們搞到那家夥的情報了。」



亨利說道:「那家夥同時在跟好幾個女人鬼混呢,並不是隻有你老婆一個情

人,張偉,而且,他所交往的大多數女人都比較有錢,其中有不少女人是付錢跟

他性交的。那些女人基本上都是和他性交易完後給他開張支票,而他卻沒有將這

些收入報交所得稅。我有幾個朋友在國家稅務局工作,他們對這小子都挺感興趣

的,很顯然,這小子不僅玩弄女性,還涉嫌逃漏稅款,他必須爲這事付出代價。」



我興奮地搓著雙手說道:「太好了,那我們趕快行動吧!」



我的兩個朋友表情有些怪異,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後,張盛說道:「還有些事

情……」



說完,他沈默了很長時間,張盛和亨利似乎都有些不知從何說起。



我的心一沈,心?明白肯定跟我妻子有關,就說道:「她不會又和他在一起

了吧?是嗎?」



我的語氣?充滿了哀傷。



「張偉,真是抱歉。」



張盛說道:「我知道你非常希望得到一個很好的結果。」



他把一個大信封推到我跟前:「?面有一些照片。」



「你以爲我願意看嗎?」



我沒好氣地說道。



「不。把這些照片交給你的律師吧,這樣就足夠了。」



他說道。



我點點頭。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願意看那些照片,但是我絕對不原因當著我的朋友們看到

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東西。



「非常感謝。」



我說道:「這事多虧了你們這些好朋友。」



「張偉,問個不相幹的問題,你還繼續聯系凱麗嗎?我曾經給她打過電話,

想和她約會,但她說她已經不幹那一行了。她說她已經找到了一個她愛的男人。

當我問她那個男人是否是你的時候,她突然哭了起來,你知道是怎麽會事嗎?」



「不知道啊,大概是個偶然的事情吧。」



我說道:「但我會想辦法跟她多聯系的。不過,現在這個時候……」



「是的,是的,我明白。現在我們先解決眼下的問題。」



他說道。



我點點頭。



「張偉,我們會繼續幫助你的。我向你保證,那個混蛋早晚會爲他的行爲付

出代價的,事情還沒完呢。」



張盛說道。



「還有她!」



我氣憤地說道:「她已經毀掉了我對它的信任,毀掉了我留給她最後的機會。」



張盛默默地點了掉頭,亨利也沒有說話,隻是又喝了一杯酒。



但是,我能看出來,他們都很同意我的想法,我們要讓這個混蛋女人也付出

代價。



我回到了那棟房子,在幾個小時前,這?還是我的家,我們的家。



現在,我感覺這?就像是個墳墓,一個讓人心寒的墳墓。



已經是下午了,一般情況下這個時間我都在公司上班呢,李麗想不到我現在

會回來,她坐在後院的天井?喝著飲料,似乎心情很放松。



現在還不是跟她以及她情人攤牌的時候,所以我表現得極其平靜。



我從冰箱?拿了瓶啤酒,和她一起坐在天井?,我決定讓自己也放松一下。



再過幾天,我們已經共同生活了25年的婚姻將不複存在,這是個非常可悲

的事情,但我並不覺得特別難過。



我感覺——我不知道自己此時是什麽感覺——也許已經無動于衷了。



「你好啊。」



李麗說道,看著我那著酒瓶在她身邊坐下:「今天回來的好早啊!」



「是啊,剛才出去辦了點事,辦完就沒再回公司。」



我說道,暗暗驚訝自己撒謊是如此容易。



她已經欺騙了我很長時間、很多事情,我希望自己的撒謊千萬不要成爲一種

習慣。



我的身體靠在椅背上,仰頭喝幹了瓶子?的酒,心?想著凱麗,不禁笑了起來。



喔,我現在感覺不錯,雖然沒有任何別的意思,但我的確感覺非常好。



「你今天過得怎麽樣啊?」



我問道,心?在琢磨她今天是否和那家夥肏過。



「還不錯。我打掃了房間的衛生,又洗了幾件衣服,也沒什麽特別的。然後

就坐在這?休息。」



她說道。



我沒再接她的話,站進來朝房子?走去,她跟在我的身後。



夜晚和以往的許多日子沒什麽不同,明天我就會有許多事情要去做了。



首先,我要去找我的律師卡爾·費爾德曼聊聊,他是我們這個城市?律師界

首屈一指的,辦離婚案子也非常拿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了卡爾的辦公室。



我們認識已經很多年了,有事沒事總是經常在一起聊天、喝酒什麽的。



我們的共同愛好是玩木馬遊戲。



「這麽說,你來找我是真的要離婚了?」



他開門見山地說道。



「是的,她出軌了,而且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已經抓到過她一次,有幾個

朋友在幫助我搜集她出軌的證據。」



說著,我把張盛給我的那個信封交給了卡爾。



他打開那個信封,看著從?面抽出來的照片:「我的老天,看到這些照片你

肯定氣瘋了吧?」



「我沒看過。」



他盯著我的臉看了半天,說道:「聰明。除非你不在乎,不然最好不要看這

些照片。」



我點點頭,說道:「不看我也能想象到那些東西,光是這樣的想象對我來說

也已經足夠了。」



我們仔細討論了整個離婚訴訟的程序,作爲無過錯的一方,我將在整個訴訟

過程中得到最大的利益。



我要把我的銀行存款、汽車戶頭和保險帳戶等等都確定放在我名下,首先我

要去銀行辦理相關手續。



在銀行?,我把家?百分之九十的存款都轉移到自己重開的帳戶上,隻留下

夠今後幾個月家用的錢。



我準備放棄現在所住的房子,因爲那房子給了我太多的痛苦記憶,而且那房

子的貸款也沒有還完,如果她想賣掉那房子的話,也得不到多少錢。



接著,我又處理完了其他事項。



我還需要向女兒珍妮通報一下家?的變故,但還是等到和這個背叛的女人辦

完離婚手續再說吧。



卡爾向我保證說,隻需要三天,也就是到周五,他就可以準備好相關的文件。



等我告訴女兒這件事的時候,雖然不會太渲染她媽媽出軌的醜陋行爲,但也

會直言不諱。



我最後要做的事情,就是辭掉我現在的工作,這樣我就可以不必向李麗支付

贍養費了。



我現在的存款足夠我生活一陣子的了,而如果我再需要掙錢糊口的時候,我

就會離開這?,或者離開這個國家,也許會去墨西哥吧,但我想大概不需要跑那

麽遠。



總之,一旦我們離婚,那個背叛者將什麽都得不到。



就讓那個混蛋男人去照顧他吧——不過他得先去監獄?服刑。



這是她唯一的希望吧。



周五這天天氣非常悶熱,但對我來說,這一天是我新生活的開始。



午飯的時候,我約了凱麗·安德絲,我需要跟她好好談談。



「你好啊。」



她說道,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你電話的語氣有些好玩,但現在你的表情看上去不那麽好玩啊。」



「是啊。」



我說道,低頭看了一眼手表:「就在這個時候,我妻子就要收到離婚文件了

。」



「哦?我的上帝啊,你是說你要離婚嗎?」



她看上去非常興奮。



我的心?也很興奮,但我盡量不讓這種興奮的心情表現出來:「是啊,她一

直欺騙我,前一陣我才發現了她的奸情。所以,我要和你……」



「是的是的,我明白了,張偉,我們隻是露水之交。我先說幾句,希望你別

誤解我。先聽我說,然後你再告訴我你的事情,好嗎?」



「好的,你先說吧。」



我很高興讓她先說,因爲我正想著該怎麽跟她說我們之間的事情,所以很想

聽聽她的想法。



「張偉,我做這行已經6年了,現在你和你的朋友們分享著我的身體。如果

你的親戚、特別是你的女兒知道了我,也就是說……我是個妓女,張偉,而且,

坦率地說,我是個非常好的妓女,我爲自己是個好妓女而驕傲,我從來也不認爲

賣淫是個邪惡的職業。對我個人來說,我並不相信上帝,如果有上帝的話,是如

人們所說的那般公正、慈祥,但那隻是我的看法,別人可能不這麽看。」



「我不知道你將怎麽處理我和你之間的關系,我是說,是否要保持長期的關

系,但我並期待我們會有長期的關系,不過我挺喜歡和你在一起的,你讓我感覺

很安全。有些時候我很需要這樣的感覺,也希望這樣的感覺能繼續下去。但是,

如我剛才所說,我並不奢望這種長期關系。」



她說道,然後把雙手抱在胸前,等著我開口說話。



「凱麗,我愛你。至于你的職業嘛,我覺得你做得是最好的,而別人會怎麽

想你,我一定都不在乎。如果你想保守你的秘密,沒問題。如果你想把你的經曆

告訴所有人,我也會全力支持你。說到我女兒珍妮,我覺得她一定會理解我們,

也會理解所有的事情。坦率地說,我知道她一定會理解的。」



「那……」



她顯然被我說愛她而震驚:「你剛才說什麽?」



「我說,親愛的甜心,我愛你,而你那一流妓女的經曆也是我的無上驕傲。

我知道這麽說顯得有些奇怪,但我就是這麽想的。」



我笑容可鞠地說道。



她看著我的眼睛說道:「張偉,我最最親愛的,我永遠都不會背叛你,永遠

永遠,但我還要繼續我的工作。」



「我知道,我知道。」



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抱了很長時間。



她吻舔著我的耳朵和脖子,頓時讓我激動起來。



但現在還不是做愛的時候。



「凱麗,有一件事我得說說,離婚的程序還需要一些時間,在這段時間?我

們的接觸還是要小心,我可不想給我妻子抓到什麽把柄。」



我看著她說道,希望她能理解我。



「當然。」



她說道:「但我們不至于半年都不見一面吧?」



「不會。我們還是可以見面的,隻不過……」



「好的……我能堅持。我覺得等著你還是值得的……但是,我還是想再問一

次,張偉,就算是我給自己的一個測試吧,我問你,你對我們的關系有信心嗎?」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關了它,鈴聲卻再次響起。



我甚至沒看一眼來電顯示就知道是誰打來的,是什麽事情。



我知道戰鬥即將開始。



此時是下午3點,我接起電話。



出乎我意料的是來電話的並不是我的律師或者我的老婆,而是我一直忽略了

的女兒。



我該對她說什麽呢?我的心?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很顯然,她媽媽已經給她打過電話了,而且用鳄魚的眼淚打動了她,讓她和

她媽媽站在一起。



現在,我要告訴她事實真相,讓她理解我。



「你好啊,孩子。」



我說道。



我們之間的通話持續了20分鍾,談話之我一直沒有提起她媽媽的名字,我

隻是說她已經找到了別的男人,我們之間的關系已經結束了。



我想,珍妮大概從我的語氣?也能聽出來事情並不那麽簡單,但她並沒有追

問我。



通話結束的時候,她告訴我說她將乘當晚的航班來看我,我知道她想再做些

努力勸我和她媽媽和好,但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和我共同生活了25年的妻子

已經無法得到我的信任了。



我們已經徹底完了。



最後,我終于等來了李麗的電話,告訴她女兒珍妮已經來過電話了,同意和

她在酒吧?見面談談。



雖然沒有什麽著急的事,我還是很早就到了酒吧。



其實,我是不願意面對這樣的場合的,不想看到一些感傷的場面,但總需要

解決這個問題,早晚都是要面對的。



李麗20分鍾以後才來,剛一在我對面坐下,就說了起來:「張偉,張偉啊

,你怎麽能這樣啊!你竟然讓律師給我送來離婚協議。告訴你,財産我們至少得

對半分。至少我要得到百分之五十,至少!」



說著,她哭了起來。



我簡直不敢相信她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她沒有道歉,沒有想辦法挽回我們的婚姻,她隻關心能分到多少財産。



她如此無情無意,出軌是早晚的。



「李麗,我警告你,我再也不想聽你這麽胡扯了。」



我氣憤地說道。



「張偉,我保持了對你的承諾,我承諾再也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了,我真

的沒再做過。從那次以後,我再也沒有讓陳飛來過咱們家,也沒有再答應他和我

約會的要求,弄得他很生氣。我這樣做全是爲了你,爲了咱們的家,你難道不明

白嗎?」



她認真地說道,但她自己也知道她在胡說八道。



「李麗,什麽都不要說了,事情是不會有什麽轉變的機會了。」



「張偉,張偉,那我還需要一些東西,隻一點就夠了……」



「我知道,可是你要的東西我給不了你。如果你真的想繼續和我生活,那你

不應該在我那次返回家庭後又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另外,我還做一件事情,是

關于你那個混蛋男朋友的,你叫他小心點,我早晚會找他算帳的。」



她驚愕地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在問我:「是不是瘋了」、「你真要那樣嗎?

他從來沒有要對你做什麽啊!」



「李麗,別廢話了,說他沒做過什麽,你相信嗎?你都不知道你們所做的對

我、對我們的家有多大的危害。至于說到他嘛,我真想殺了他。等我們的女兒珍

妮回來,你問問她是怎麽想的。如果你能說服她,那我也同意你的意見,也會給

你想得到的幫助。可是,肯定沒有人會贊同你的,你知道嗎?」



「可是,張偉,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以後我怎麽生活?你把家?所有財

産都拿走了。你的律師說你也失業了,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話呢。你就這樣對我,

讓我以後吃什麽?讓我以後怎麽生活下去?」



「我可以把房子留給你,你可以把它賣掉。然後,你去參加一些培訓,再去

找份工作。對了,我還可以給你出個主意,既然你那個大雞巴的情人那麽愛你,

那你可以讓他支付你的生活費啊。那個混蛋用你的身體可比我用的多得多啊。」



我說著,聲音?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張偉!你說得不對!當然是你用得多!無論從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是你

得到得最多!」



「你說得比唱得還好聽!你現在覺得我是第一位的了?可是,你不是說我從

來都沒有滿足過你嗎?你說過的話深深地傷害了我,你知道嗎?」



「張偉,你沒聽清楚那個電話的所有內容。在那個電話以後,我一直生活在

恐懼之中,你不知道我也被傷害得很深,我真恨不得死掉算了。」



「李麗,我發誓我已經夠便宜你的了。你說你也受到了傷害,但你知道你對

我的傷害嗎?告訴你吧,即使離了婚,我也永遠無法撫平心中的傷痛。但不管怎

麽說,我仍然願意最後再幫你一把。我有一個朋友經營著一家供銷公司,還需要

一個接待員,他也曾問過我是否可以讓你去工作。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跟他

說說,那工作一小時10美圓,你願意去嗎?現在就告訴我吧。」



李麗哭了起來,她知道剛才她所說的一切都白費了,隻能無奈地點點頭,說

道:「一小時10美圓嗎?好象待遇還不錯,是嗎?」



聽她這麽說,我真覺得有些對不起她,她對工作方面的情況也太不了解了。



李麗是那種根本沒有一點邏輯思維的人,簡直就像個沒有長大的孩子。



「那著這樣定了。如果你不亂花錢,如果你生活有點計劃性的話,這些差不

多夠你用了。你還可以把房子賣掉,我想你的律師會提醒你,幫助你獲得最大的

利益的。我估計你賣房子的錢完全夠你支付律師費,還可以讓你在今後一段時間

不會太拮據。沒辦法,你的通奸行爲會讓你付出很大的代價的。其實,我現在並

不恨你了,李麗,但我們也已經沒辦法繼續生活在一起了。現在,我幫你找份工

作,以後就靠你自己好自爲之了。」



我們又聊了一會兒,她又哭了一鼻子,然後我們就分手了。



就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她又說道:「如果你真的要找他算帳的話,請別傷

害他太重,張偉,他真的不是一個壞人。」



李麗可能不知道,她的話讓我非常憤怒:「你就別管他的事了,李麗。你最

好離他遠點,不要再去找他。」



我說道,本來我還想說,如果她去找他的話,我連她一起打,但我還是忍住

沒說。



一轉眼幾個月過去了。



這天中午,我跟我的好朋友亨利和張盛在水晶宮俱樂部的餐廳?吃了一頓美

味大餐後,他們先我一步離開,而我又在那?待了一會兒,希望看到凱麗,因爲

她常在這家俱樂部招徕客人。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李麗竟然走到我的桌子跟前,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李麗!你怎麽在這兒?」



我驚訝地問道:「我們不是一切都談過了嗎?」



「張偉。」



她很悲傷地說道:「我知道我們已經離婚了,但我還想跟你再最後談一次,

我是說希望你理解我,理解我的軟弱,理解我女人的愚蠢。張偉,我一直在考慮

我以前做的事情,真是覺得很慚愧。我現在跟你說這些,是希望你能可憐可憐我

。」



「你不是已經去我朋友的供銷公司上班了嗎?」



其實我知道她的情況,我那個經營供銷公司的朋友金寶已經告訴我了,我知

道她在那?還幹得不錯。



「是啊,謝謝你啊。在那?上班的工資夠我用了。」



她說著笑了起來:「那套房子我已經賣掉了,大概你也知道了,除了手續費

和最後一筆貸款,還剩下一萬多美金。我想,我的生活可以重新開始了,但是,

張偉,我不想獨自開始新生活,也不想再找別人一起生活,我希望你回來,我希

望你和我重新一起生活。」



就在這時,凱麗走了過來,沖我笑笑,然後轉過頭看著李麗,說道:「我猜

你就是李麗吧?」



在這之前,這兩個女人從來沒有見過。



現在,我知道她一定知道我們倆剛才在談什麽。



「是啊,你是……」



李麗滿臉狐疑地問道。



「我叫凱麗,是張偉的未婚妻。我不得不說,李麗,你讓這樣一個好男人離

開你實在太遺憾了。」



李麗臉上露出絕望的表情,她轉夠頭去,不再看我和凱麗,說道:「我想,

我們之間真的該結束了,是吧,張偉?我的意思是,我們這麽多年的婚姻生活已

經徹底結束了。」



「你說得沒錯,李麗,你需要的生活方式是我無法容忍的。」



我說道。



「好吧,我認了。反正就這樣了,我也無所謂了。噢,對了,順便說一句,

我才不在乎你跟哪個騷屄女人肏屄呢,我知道你早晚會有大麻煩的。我和那男人

的事情你可能早就知道了,但你不知道的是,他把我肏得非常非常舒服。我覺得

非常享受……好吧。」



李麗說著,回頭看了一眼凱麗:「那我恭喜你們倆了,你可別學我的樣子把

這個男人給弄丟了,別爲了一些愚蠢的想法就破壞了你們的幸福生活。」



「我不會的。」



凱麗說著,看著李麗站起來,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幾個月以後,因爲我女兒珍妮的原因,我再次見到了李麗。



那天,珍妮是晚上到的,她給我打電話,說先去看看她媽媽,第二天再來見

我。



我覺得也不錯,是該先讓她去她媽媽那?看看,讓她看看她媽媽到底是什麽

樣的生活狀態。



從生活上來說,我對李麗是既生氣又擔心,盡管愛情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自從我們離婚後,珍妮已經回來過幾次,對于穩定她媽媽的情緒起到了很好

的作用。



第二天早上7點,珍妮就到了我住的地方。



我住在一套小公寓?,距離我上班的地方有四英?遠,那是凱麗的房子。



實際上,凱麗擁有那座整棟公寓樓的産權。



剛開始我還不知道凱麗這麽富有,看來有些妓女的確可以獲得非常不錯的收

入。



從我自己說,我和李麗結婚那麽多年,才有十萬多美金的存款,現在這些存

款都在我名下,李麗一分錢都沒有得到。



亨利幫著我把我和李麗的絕大部分財産都爭取到了我名下,這事也隻有他知

道。



凱麗和我在珍妮來之前就起來了,忙著準備馬蒂尼酒,我們倆都有些緊張,

握著酒倍的手都有點發抖。



「喂,凱麗,你手抖什麽啊?你這樣弄得我也緊張起來了。」



我笑著說道。



「是啊。不過你說得倒容易,我這妓女身份不知道珍妮怎麽看呢。我真她看

不起我,也怕你會爲了女兒而離開我。」



「噢,我覺得她不會的。」



我說道:「不過,如果她鄙視你的話,也一定會鄙視我的。記住,我愛你,

我也知道你愛我,這就足夠了。至于你的過去,還有我的過去,都讓它過去吧。





門鈴響了起來。



我和凱麗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牆上的挂鍾,正好7點。



我們倆都沒動,然後一起大笑起來。



我跑去開門,凱麗跟在我身後。



「嗨,老爸,你好嗎?」



我女兒說道。



「好啊,好啊,我的小寶貝。」



我說道,拉著她的胳膊把她帶進了門。



我把她介紹給緊張站在我身後的凱麗,但珍妮似乎和我們一樣緊張。



她們倆隻是相互點了點頭,好象不知道該說什麽。



「乖孩子,我們準備了一些馬蒂尼酒,我記得你是喜歡這種酒的。」



我對珍妮說道。



「太好了,老爸。」



我跑到廚房去,把酒和酒杯用一個托盤拿過來。



倒上兩杯酒,送給坐在沙發上的兩個女人,然後再給自己倒一杯,我坐在了

凱麗的身邊,希望給她一些安慰和鼓勵,我知道這個時候她需要我的支持。



「珍妮……我能這麽稱呼你嗎?」



凱麗說道。



「當然可以啊。」



「好的,我得先跟你說……」



凱麗結結巴巴地說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想我知道你會怎麽看我

……我是說……我從來沒有……我是說……我不想試圖……」



「凱麗,我知道,並不是你插在了我父母之間。我覺得,在我父母的矛盾鬥

爭中,其實我和你都是無辜的。」



沈默了一下,凱麗深深吸了口氣,又說道:「是啊,是啊,你爸媽的分手跟

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但是,我和你父親的有些事情,我覺得還是要讓你知道。」



珍妮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凱麗爲什麽口氣如此嚴肅:「好吧,你說吧。」



珍妮也嚴肅地說道。



「珍妮,我比你爸爸小10歲,但是,年齡不是問題,因爲我愛你爸爸,我

想和他結婚,而且,他也向我求婚了,我同意嫁給他。」



凱麗說完停了下來。



「很好啊。」



珍妮說道,知道她肯定還有話要說。



「我沒結過婚,也沒有孩子,甚至和親戚朋友也沒什麽來往。所以,在過去

很多年?,我交往了不少男人。」



珍妮皺著眉頭聽著,她有些不安,但有爸爸在讓她稍微平靜了一些。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你爸爸,他付錢給我,我陪他上床……

我勾引了他。」



房間?一片寂靜。



「然後呢?」



珍妮輕聲問道。



「我是……我以前是……是個……妓女。我不想隱瞞。」



凱麗說道:「我爲了錢陪男人上床。這就是我要說的。」



凱麗說道,眼淚順著她的面頰流了下來。



「喔?」



珍妮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那天晚上,我撞見你媽媽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珍妮,我非常憤怒,轉身就

跑到酒吧去了。在那?,我遇到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就把我心?所有的煩惱都

跟他說了。然後他找了女人來安撫我。凱麗和另外一個女人一起來的,我馬上就

被她吸引住了。凱麗爲我擦幹了眼淚,在以後的幾個星期了,我們接觸得越來越

頻繁,感覺也越來越好。簡單的說,就是這樣。」



我插嘴道。



「真該死。」



珍妮用難以琢磨的口氣說道。



凱麗突然爆發了:「也許我該離開這?。」



她說道:「我覺得應該你們父女倆單獨談談。」



很顯然,凱麗認爲珍妮不同意我們之間的關系。



「凱麗,不,不,你別走。我沒有反對你們的意思。我隻是覺得很驚訝。我

從來沒和一個……」



珍妮猶豫地說道。



「一個妓女。」



凱麗說道。



「我真的隻是很驚訝而已。我很高興我老爸找到了一個可以照顧他的女人。

我希望我們可以做朋友,凱麗,我是這個意思。」



「老爸,她很漂亮啊。」



珍妮又轉頭對我說道。



屋子?原本凝重的氣氛立刻輕松起來。



「好了,好了,沒事了。」



我大聲高興地說道。



我們又聊了幾個小時,凱麗和珍妮像談甚歡,幾乎已經成爲了好朋友。



事實上,我覺得這事蠻有趣的。



珍妮一直在我家待到淩晨兩點才離開,她說她要去陪她媽媽,因爲她媽媽的

情緒比較低落:「老爸,我希望你能想辦法讓媽媽快樂一點,我希望她能很快從

愚蠢和悲傷中解脫出來,讓她過上正常的生活,好嗎?」



「好的。」



我說道:「我會好好考慮的。」



看到珍妮點了點頭,我又回頭看了一眼凱麗,看到她眼中贊許的目光,我心

?一下釋然了,覺得凱麗真是個寬容的女人。



離婚一個月以後,我和凱麗結了婚。



评论加载中..